樱之冰羽

平凡的每一天都是奇迹。Never say die!

真実心中

在某部日剧中,一个充满正义感的天真少女曾经喊出“要一直追求真相”的誓言。可在一次一次案件的冲击下,少女陷入了思索。

如果真相会给所有人带来伤害,如果赤裸的真实只会令人们陷入痛苦,是否有必要揭露这份真实呢?

昨夜观看了最近的hit,电影《嫌疑人X的献身》。

(以下内容涉及剧透,请注意)

观众眼中的真实,只能随着剧情推进而反复变化;警察确认他们眼中的真实,以水落石出的姿态逮捕石泓;陈婧眼中的真实,令她对隔壁邻居抱有复杂的情感;晓欣坚信自己的真实,全然相信石泓是清白无辜的好人;唐川一次次猜测与推翻、验证与求证,似乎握住了真相,可是无法理解这个真相;而关键人物石泓,可能本打算吞下所有的“真实”,直到死去吧。

他的回忆,有着冷暖两色强烈的撞击。

无解的难题,混乱的思绪,无法抵达的山顶。围绕着数学的人生十分单纯,同时也让石泓的世界昏暗无比。迷路的旅人终于想要放弃,他系好了绳子,将头颅挂上绳套,只需再踢掉板凳就可以终结这短暂可悲的一生。就在此时,门铃响起。

他只好搁置这一计划,去打开门——然后混沌的世界被门外的光明刺入,暖黄的光线下,新来的邻居母女带着甜甜的笑容,向自己问好。

收下女孩儿的回赠,他关上门,低头看向这枚小小的书签,橙黄的笑脸图案,仿佛重新点燃了生命的火光。

嗯,原来也有这样的世界。

世界因为这种人的存在,才会显得美好。

于是石泓的内心埋藏下了一个愿望:要守护隔壁那两个可爱的人。

“有些人只是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就会给他人带来救赎”……

想让这样的星光一直闪耀下去,这会慰藉多少迷途旅人的心啊。


发生了意外杀人的事件后,石泓以平和的心境前去询问,主动表示愿意提供帮助。不是一时冲动,而是长久以来的心愿。

一定、一定要守护这两人,不惜一切代价。


躺在牢房里的他,怀抱着自己隐秘的心愿,满足地思考着久远的数学问题。

让他亲眼见到光明的人,只需要继续待在那个温暖的世界就好。为此,他愿意带着真相死去。


可是,连这个心愿都被打碎了。他惊愕地看着面前哭泣的陈婧,被涌出的绝望打败。

唐川无法理解,为什么石泓倾尽所有的才能,去帮助这样一对普通的母女,哪怕杀死无辜的人,哪怕让自己背负污名。

他选择揭露这个真相,为了让真实还原其本来面目。

他也挣扎过,发出痛苦的质问:“如果揭露真相会令人们痛苦,是否还要继续追求真实呢?”

带着满腹的疑问在江边奔跑,看着买早餐的父女,看着每天一起做操的大妈们,看着同样装束的流浪汉们,突然湿了眼眶。

再平凡不过的日常。世界是一个持续运转的机器,我们都是其中的一个小小齿轮。这枚齿轮到底是不是无用的呢?这样无趣的日子,会不会诞生奇迹呢?

还有,为什么,为什么石泓这样一个人,会选择守护他人的生活,放弃自己的日常呢?


生活似是简单的重复,可是却是完全不同的螺旋。看似简单的问题,却无法得到优美的答案。


无论是隐瞒真相,还是揭露真相,都会有人受伤。

晕倒的晓欣,矛盾的陈婧,最后心愿破灭、哀泣的石泓。


这是嫌疑人X一次失败的献身,又或者是有意义的呢?


与此相比,前不久完结的动画《昭和元禄落语心中》里,八代目八云如愿以偿地带着真相逝去了,虽然没能与“落语”一起殉情。

片中,助六与美代吉的死一直布满疑团。八云讲述给与太郎的故事里,自己没能握住助六的手,亲眼看到他最爱的两个人坠入水中。小夏的眼中,是八云杀死了自己亲爱的父亲。

而另一位知情人,也无论如何不会说出真相,为了让小夏不去背负那份罪孽。

多么善良的人们。

台上讲述着落语的人们,有着各自的风格,凭着独特的本领让台下观众或捧腹大笑或瑟瑟发抖。

其实啊,人生比落语还要奇妙得多。

倘若八云回顾自己的一生,一定会得到这个结论吧。


备受轻视的瘸腿少爷,在七代目八云那里得到了一次重生。

可是,在反复的练习中,他害怕了,害怕自己是否没有才能,害怕自己会搞砸一切,失去一切。

他是怎样看待身旁的助六的呢?

亲切、感激、羡慕、嫉妒、厌恶……种种感情混杂在一起,让他更加厌恶自己。

助六选择隐退的时候,菊比谷又是怎样的心情呢?

“既想推开他,又想抱抱他,但是最终只能轻轻地拍一拍他的肩膀……”

自己顺利继承了“八云”的称号,那个他内心里渴求已久却不敢表露心情的称号。

但这样的心愿早已被助六看穿,他大大咧咧地表示,少爷你是想要得到“八云”称号的吧。


他们曾拉钩发誓,要一起振兴落语,在那之前不许死掉。

也许本可以做到。


但是那个叫“美代吉”的女人,闯入了他们的世界,打破了脆弱的平衡。


无法怨恨任何人。人与人之间的情感纠葛,本就无比复杂。


曾经丧失自信的菊比谷一次次被助六鼓励,又被助六、美代吉的死击垮。

后来与太郎出现了,为这个头发银白的老人带来了新的乐趣。

这个大型犬类动物一般的小伙子,如同助六一般,一次次拯救着八云。

“为他人而说的落语”,无我的落语。对于与太郎来说,自己讲述落语是为了观众的笑容。

这令八云联想起了那位同样总是放浪不羁的助六。


剧情步入尾声的时候,助六的扇子被八云传递给与太郎,数十年后,又由新诞生的八云传承给了新一代的菊比谷——儿子信乃助。

小夏对八云的感情,也被再次提及,同样是复杂纠结的情感,甚至为信乃助的身世添上一层谜团。

故事的结尾浸染了樱花温柔的色彩,两代人各自续写着落语的故事,哪怕是死后的世界,也被作者云田先生描绘得那么富有温情。

如果真相没有被八云先生隐藏,小夏会长成怎样的一个姑娘呢?

人生无法重来,唯一实现的可能性。

观望着他们的我们,又会在无数条道路当中,做出怎样抉择呢。


(END)




/ 随想
评论

© 樱之冰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