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之冰羽

平凡的每一天都是奇迹。Never say die!

12天前的记录: )

1 1 / 摄影

饱食鲜血
匿身暗处
悄无声息
伺机而动

我是说蚊子。
(实在抓不到它于是把最近拍的天空上传了orz)

/ 天空

出生的地方与海的距离不很近,每每看到在威海、大连的朋友们发海的照片,总是赞叹:大海真好看。虽然曾经乘船渡过黄海,以及站在深圳湾看海,但并没有感受到“海之美”。


几周前终于有了机会。毕业旅行的目的地在几座城市之间变换,最后定为大连,这座依山傍海的北方城市。前些日子对于旅行提不起兴致——不如说是对很多事情都失去了兴趣,应该是毕业设计的错。飞机起飞的时候内心多少有些雀跃,“掏空口袋去旅行”,和琐事缠身的现实暂时道别总是愉快的。

其实真正近距离看到海是在旅途的末尾,不过在此之前接触的也都是与海相关的元素。


首日的午餐是全海鲜的盛宴,看到几大盆蛤蜊什么的还是会惊讶的...

洒水车在雨天依旧唱着歌

(标题是6月5号的想法)


先浸入意识里的是淅沥的雨声,睡前和室友的讨论似乎还萦绕脑海,接着就听到了洒水车的复古8-bit音乐(存疑)。

为什么雨天还会有洒水车出动啊……这样想着,“徒劳”两字又变得明晰起来。

小红这几天很烦恼,几方势力拉扯着她,在道德情感与责任义务的注视下,不知道该做出什么选择。“为什么别人毕业那么欢快,我毕业这么难……”屋漏偏逢连夜雨,在小红纠结的当儿,学院一则通知下来了:为提高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质量,要求学生按照新的标准修改论文,之后系评审组对论文进行进一步审核……提交时间是3天后。通知一出,一片哗然。

而发出这则通知的起因很荒谬。起因是某院长“...

1

绝非宿命

6月1日,以先前写的札记悼念Yang Wenli。


“命运还说得过去,宿命的话,就有点惹人厌了。宿命有两种意义,对人而言都是侮辱。其一,它会使人停止思考分析状况;其二,它会使人类的自由意志变为毫无价值的废物。宿命是不可抗拒的啊,尤里安,但事实上无论身处何种状况,最后还是要由当事人自己抉择的。”


“杨不愿将自己的选择,以一句‘宿命’草草搪塞。杨从不认为自己是绝对正确的,他总是觉得一定有更好的方法、更正确的途径,在军官学校身为一名学生时,甚至后来指挥千军万马时,他都抱有这种想法。信赖他的人和批评他的人很多,但却没有人能站在他的立场,替他设想。所以杨只有在自己的才能和器量的范围内思考...

不是标题的标题:重复意味着无聊吗


小学的时候看到这样的句子:做学问的,要坐得住冷板凳。

想象着一个戴厚重眼镜的秃顶男人,在书桌前佝偻着身体,时不时地划上两笔,日复一日,直至生命终结……便生出一句意义模糊的赞叹:好厉害呀。

时至今日,再去探寻这“冷板凳”的含义,肯定会比小学时的自己更有感触,但也不会说“厉害”了——这只是个人的选择,好像无关厉害与否。


近日毕设工作也到了收尾阶段,回想过去的三个月,满心“终于解脱了”的欣慰感。板凳不太冷,但是挺硬的。自己拟题,经历了被导师改了方向、读了两周论文后因难度过大而换回最初的方向的坎坷,以及不可缺少的反复调整思路的过程,总算...

1 2

没想到在降水概率30%的情况下下起了中雨,穿着透气性极佳的运动鞋走回宿舍,结果自然是袜子湿个彻底。
既然下雨了,那来回顾一下前几天的傍晚。明明是极其厚重的云层,在空中的步伐却十分轻盈,等我走上天台,太阳已经从云层中探出了脑袋,将浅灰色的云镀上金色的渐变层。初夏的风在这里是清爽怡人的,炎热的元素都被瓦解,暖色调的西方景致没有传来夸张的热度。
在我反复将焦点固定在最明亮的一点时,天空也在不断发生着变化。云被吹散了,原本阴翳的画布被淡蓝色的、更深远的天空替代,霎时间镜头中的景色变得更加层次丰富且鲜明。太阳始终在下沉,唯一的光源变换着角度将柔和的金色光辉铺撒在各处的云层。航迹云残留在大片云层的上方,随着云...

晚上回到寝室不想开电脑,那就摸鱼吧……早上看到一个(平胸)模特太好看了于是照着画了下。昨晚画了一张双目无神大概刚睡醒的式。

最近有两件不太爽的事情。其一,平时一起吃饭的同学A,会有意无意酸一个不太合群的同学B,算是竞争关系?B也确实性格很特别吧……不予评价。B想争取优秀毕设的评选,偷偷告诉了A,A带着嘲讽语气向我们透露。到这里为止还行,毕竟A酸B也是老生常谈了。但A又说昨晚她在寝室提起这件事,C同学关掉了淘宝开始看代码……
大家都是同学,这样说有什么意思……不太好笑喔?
争取优秀毕设也不是丢脸的事,有人愿意去努力,为什么要酸啊。
(不过得知B把我作为头号假想敌还真是受宠若惊?安啦我能毕业就行~)
一...

3

失眠,失了九年

昨晚久违地(长时间)失眠了。

总体来说我自认为睡眠情况不错,除了“丰富”的梦境以外没什么可抱怨的。失眠不太会来打扰我,除非干了晚上喝浓咖啡之类的蠢事。回想起过去有一段时间,失眠曾是我的梦魇——大概是初一到初二的大半年。

失眠必定发生在假期的最后一天晚上,一般是周日晚。当天没什么不得不做的作业,而第二天又要重回学校,在这种短暂的“无事可干”的过渡期,过去的我会陷入一种感伤甚至恐慌。初中时期是坚持九点半睡觉的,也许这个时间点太早了些,但是如果失眠的话就会折磨被单到凌晨两三点。早期发现这个症状之后有些无措,就会抱着被单敲开爸妈的房门,可怜兮兮地说自己睡不着。然后老妈会用带着担心的语气问:“怎么会...

1 / 随想

英语考试迷迷糊糊地结束了,然后是体检,在此之前找了家优衣库帮友人购入了火影&银魂的合作款T-shirt,自己想买的小排球没有库存,于是买了件史努比的……
体检只需十秒,费用550,留学一路要花多少钱啊……自己多少年都还不清这个债务。虽然父母不会认为这需要偿还。而自己的英语考试还过不了。
之后去了附近的景点圣心大教堂,介绍说是除节假日全天开放来着……到了现场只能隔着栅栏远观。
晚餐是一碗墨鱼丸米线加冻奶茶,后者没能喝完。考虑了很久,决定看今晚的《犬之岛》,在APP里购票时却提示已经不能买了……因为距离开演时间过近吧。现场付了稍贵的价格成功购入了电影票,厅里人很少。
鼓点营造了浓郁的日式风情。影片中的日语...

3
1 2 3 4 5 6 7 8 9 10

© 樱之冰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