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之冰羽

平凡的每一天都是奇迹。Never say die!

五月的最后一天。

端午假期甚至没有吃粽子,除了第一天去了趟医院,然后在自习教室待了一天,晚上去看了一场很恶心的电影,其他时间都待在寝室了。

令人欣慰的是,图形学的实验完成了1/3,剩余的只需要按照框架写就可以。数字图像处理的个人报告也准备的差不多,只剩下PPT。最大的问题是游戏的课程大作业。还有设计院老师委托的数字平台。

说实话,这一次小组合作让我彻底对“团队”这个词绝望了。我以为和室友合作会更方便交流、干活,没想到也是在群里说一堆话没有回复的尴尬境况。诚然,她们也确实有着其他事情,不容推脱的事情,我呢,一直待在电脑前,那么就由我来干活吧——是这个意思吗?

我一直克制着自己,理解他人,努力不去伤害他人,以为这样就不会受到伤害,不过结果只是我成了好捏的软柿子,任劳任怨的角色。

只能在日记里一吐苦水,或者是向母亲倾诉。

以前是不会把胸中的郁闷告诉家人的,最近实在是憋的厉害,所以还是和老妈谈了谈。舒爽了一些,但是活儿还是我来干。

只能拿希绪弗斯来做榜样了。

我还要继续反抗,不会告饶,不会逃避。

只是希望啊,将来一起合作的人们,能与我相性合一些。或者单纯是因为课程设计的内容是强加于我们,所以队友才不配合的吗?

责任还是兴趣?我可能是偏向于责任的那种类型吧。

还有,希望自己的身体能保持健康。最近抵抗力有所下降,喉咙疼,长痘痘,脚底病毒性感染,此外是一如既往的呼吸不畅。尽量早睡,说真的。


这几天在吃外卖的时候点开了XXXHolic的动画,还是小学时期看的动画了,剧情忘得差不多了,不过这些年陆续被剧透之后再看,连温馨的日常也染上了一层感伤啊……

人不能独善其身,不能完全拥有某物,我们只是不断地与周围的人或者事物缔结联系罢了。

目前的我总觉得这些丝线般脆弱的联系随时可能断裂,到头来还是孤身一人,但也有某些时刻会感到这些联系的奇妙。

但是离别总是会到来的。

这学期(含小学期)结束后,大家会去不同的地方实习,分化向不同的道路,不再一起上课,可能再聚首就已经是大四毕业拍毕业照的时候了。

也就是说,再有两周,就会迎来七零八落的离别。

那么这些关于小组合作的苦闷也会随之化解,成为另一种苦涩的滋味吧?

感伤和抑郁是常态,带着这种微妙的心情,我们还是得继续踏上旅途。


3
评论(3)

© 樱之冰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