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之冰羽

平凡的每一天都是奇迹。Never say die!

http://www.blogbus.com/sakamoto-maaya-logs/212747575.html

私は丘の上から花瓶を投げる
山顶上抛落的花瓶

歌:坂本真綾
作詞:坂本真綾 
作曲:菅野よう子 
編曲:菅野よう子 
专辑:Lucy
翻译:神奈千月
校对:Maple

感じない 何も感じない
感觉不到 什么都感觉不到 
そんな人がどこにいるの
那样的人 不存在于世间
もし君の中でうずくものが怒りと悲しみでも
即使你心中充满愤怒与悲伤 
責めないで
也无需自责

ことばにできない想いを持て余してるなら
当心中的不悦不能畅言之时 
それは自分だけのうた見つけ出す鍵に変わる
可以把自己化作歌曲的旋律

他人にはわからないことはたくさんある 
別人有很多不明白的事
同じことさ
同样的
私にはどれだけの人の痛みを理解できるの 
我又能理解到多少人的痛苦呢?
私には
我啊

目に映るすべて受け止めていくのは辛いよね
虽然接受眼前所见的一切 十分困难
だけど見えない世界に真実を探すよりは
然而 这比起在令人捉摸不透的世界里盲目寻觅真实 
まだいいよね
似乎略胜一筹

Voices inside you already knows
心底的声音早已指明
Voices inside you already knows
心底的声音早已指明
Where you are to go
你该何去何从

Voices inside you already knows
心底的声音早已指明
Voices inside you already knows
心底的声音早已指明
Where you are to go
你该何去何从

ことばにできない想いを持て余してるなら
当心中的不悦不能畅言之时 
それは自分だけのうた見つけだす鍵に変わる
可以把自身化作歌曲的旋律 
声に変わる
化作声音

What ever you wanted  
无论你想要什么

見えない世界に真実を探すよりは
这比起在令人捉摸不透的世界里盲目寻觅真实
正しいよね
似乎略胜一筹 

======================================

心脏的鼓动,与窗外施工场地的动作交错,蒸发了的热量弥散在身体四周,偶有微风穿过寝室。

我清醒吗?

熟悉的窒息感萦绕在胸腔,夏季的炎热在这一方空间里悠闲地扇动着翅膀,键盘的微光令人晕眩,双眼中的屏幕似乎有些模糊。

我很清楚自己应该要做的事情。

便签上的事项不断更新,伪造着充实的假象。

苦闷感挥之不去,甚至不知从何而来。这是五月病的威力吗?

你正处于你的黄金时代。

啊啊,我知道,可是,在涌动着丰富变化的不变之中,我克制不住地想要把头埋到水底,想要去做梦,去做一场不会醒来的梦。

堆满的垃圾桶。随风翻动的尘絮在地面上挣扎。长短不一的头发狰狞地攀附在洗脸台上。几个姑娘安静地躺在上铺,可能做着梦。

阳光施恩于平静的后湖,在缤纷的建筑物上划下尖锐的阴影。

天是很蓝的,没有云,只有风。

应该是一个平和畅快的双休日。

可是眼睑里仿佛扎着针,鼻腔里似乎灌了胶,大脑里的神经元们好像在举行罢工活动。

已经不能从任何事中汲取到成就感了,只有反复的自我否定和不甘,以及似乎毫无用处的练习。想要呐喊,声音的前兆随着汗液挥发在空气里;想要哭泣,可是无法找到充分的理由。

焦躁找不到具体的形态,在身体里横冲直撞。曾经想做一枚散发温暖的人造太阳,却在燃烧殆尽之后粉碎在废旧的工厂。就是这种感觉吧。

“我已经没有用处了”

这样的想法冒出来的时候,内心很平静地把它扔走了。

只是一时的颓丧罢了。

嗯,既然我已经能和疾病(鼻炎)和平共处,为什么不能和持久的苦闷握手言和呢。既然每一次呼吸都伴随着窒息感,那么永远持续的郁郁不乐也不是一件不能忍受的事情。

驱使人们前进的可能是一点点的好奇心,也可能是不可言说的自尊心。

那就继续挣扎吧,既然已经知道这条路是痛苦的,是看不见尽头的,是孤身一人的。不怕的人,前面才有路,诚然如此。


写到一半的时候,同学评论了一年前的说说,那时候我还更新着心委的推送,内容是这样的:

哪怕经不起刮风下雨 

受不住暴雪严寒和盛夏酷暑

也决不能向"人生"屈服

燃烧吧 燃烧吧 全部燃烧吧

只为遇见全新的自我 

一声叹息吹灭火焰 

一滴清泪湮灭火焰

哪怕经不起刮风下雨

 受不住暴雪严寒和夏日酷暑

也决不能向"自己"屈服

孤独伫立 

仿佛置身于焚烧过后的荒野

(《ワンルーム叙事诗》amazarashi)

2 / 随想
评论(2)

© 樱之冰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