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之冰羽

平凡的每一天都是奇迹。Never say die!

出生的地方与海的距离不很近,每每看到在威海、大连的朋友们发海的照片,总是赞叹:大海真好看。虽然曾经乘船渡过黄海,以及站在深圳湾看海,但并没有感受到“海之美”。

 

几周前终于有了机会。毕业旅行的目的地在几座城市之间变换,最后定为大连,这座依山傍海的北方城市。前些日子对于旅行提不起兴致——不如说是对很多事情都失去了兴趣,应该是毕业设计的错。飞机起飞的时候内心多少有些雀跃,“掏空口袋去旅行”,和琐事缠身的现实暂时道别总是愉快的。

其实真正近距离看到海是在旅途的末尾,不过在此之前接触的也都是与海相关的元素。

 

首日的午餐是全海鲜的盛宴,看到几大盆蛤蜊什么的还是会惊讶的。下午悠闲地逛了一圈动物园,上一次去动物园是几岁来着?一行人也都回归到小学生的状态,趴在玻璃上大呼“快看这个好可爱啊!”在其他人等候买冰激凌的间隙,我和小红在小熊猫区已经走不动路了,这种毛茸茸的生物有魔力啊……甚至目睹了一只小熊猫飞速爬上树的全过程。流连忘返。晚些时候去了星海广场,这时候海边的浓雾就令人讶异了,我们谁都没有见到过这样的景象:太阳骤然失去了半边的光辉,定睛才注意到远处的楼房,因为雾气的遮蔽几乎看不出其存在,太阳随着我们的移动而在楼房后消失、重现,一群海鸥掠过,在路径的另一边又看到了太阳在建筑物上刺眼的反光……海市蜃楼一般奇幻的景象。走出雾气弥漫的范围后再回头,可以看到牛奶一样的雾集聚在那一片,几栋高层建筑挣扎着呼吸蓝天下的新鲜空气。晚饭过后,雾气仍未消散,但可以窥见夕阳的颜色,配合大桥那面游乐场的灯光,个人觉得很有末日的气氛……

第二天的计划是海洋公园,真的是延续了小学生春游的风格。在此之前去劳动广场感受了一下山上的景色,然而震撼人心的景象还是在山下——大爷大妈们集聚在铺满相亲启事的花坛前,低头仔细筛查,或是互相交换讯息,热闹程度堪比集市。说是集市也没错,商品描述的格式很规范,只是人总归不是商品。看到这些印着几行黑字的白纸,有些发憷。

海洋公园自然是经典的一些项目,海豚海象表演,海底观光隧道……印象深刻的是一只白鲸,柔软与力量并存,兀自旋转的舞蹈很是精彩。

(晚饭因为大家都吃不动了而选择了粥铺)

第三天的安排相当松散,暴雨橙色预警的缘故,吃过午饭就待在旅馆闭门不出了。不过最终并没有下雨。上午再次前往星海广场,目的地是贝壳博物馆,似乎是亚洲贝壳展品最多的博物馆。说实话,我本以为这会很无聊,然而我和小红愣是认真地走完了全程,还从中找到了不少乐趣。首先是贝壳的花纹和外形,过于丰富,目不暇接。遇到小朋友兴奋地指着一串贝壳说:“我要用这个这个这个这个和这个做项链和耳环!”应该是女孩子们的心声了。还有

一些扇贝上生了藤壶,小朋友惊呼:”贝壳开花啦!”形容得很恰当。有的螺壳上仿佛是山水画一般的花纹,还有不同雪景的呈现,开了眼界。另一方面是贝壳的取名,尤其是宝贝科和芋螺科,我和小红一致怀疑命名的科学家到底有没有认真取名。“可爱棘骨螺”“

爱猫芋螺”等自带萌属性,还有更多的以“秀美”“美丽”“优雅”这类词汇作为前缀,比较惨的是“大、胖”这类前缀,太直白了,不知道贝壳们怎么想。女巫骨螺和女神岛蛤是壳如其名,如果作为漫画里角色的专属道具应该会很帅气。

下午就一直是桌游时间了……因为一直打哈欠而逗笑了身旁的人。对不住,我是真的一打桌游就犯困,棋牌类游戏同理……不过我也努力做到了不坑队友,连续赢了三场呢……

 

接下来就是海的专场了。

这几天一直被海风吹,如今总算逆着风来到了其源头,海洋与陆地的交界处。海平面看得很清楚,满眼是蓝,深浅不一的蓝,大块大块地互相扯着,间或有几只白色的鸟啸叫着划开画布,或是大群的海鸥从海面上挣起、呼啦啦占据整个视野。到了这儿就别想保持发型了,风是不会停的,能够静止一小段时间的大概只有展开双翅的海鸥。换了个阵地,在更为平静的海边上待着,有一整个下午的时间可以挥霍。太阳没有遮拦,赤裸地晒着没有被阴影覆盖的一切,热量却是很友好的程度,丝毫没有夏季的炎热感,正相反,海风吹得有些凉,阳光的暖意与海风的凉意并存,而“冷”的感觉占据上风。海水不断地扑上岸,又缓缓淌回去,潮水的声音持续侵占着听觉,不知不觉间海水离自己很近了,原先干燥的石子也早已没入水中。

喜欢的作家总是不吝辞藻地夸赞大海、阳光、姑娘们,也许是因为这些与“真实”很近吧。白色的浪花在太阳下闪着光,不同年龄的人们在海边欢笑。在这里能切实体会到世界的“厚实”与独属于生命的活力,生活被简化了,除了晒太阳、听海,无事可做,而大海也以百分之百的热情去填充空荡的时间。

一直到太阳沉下山丘,暮色业已不见,我们才离开了海边。夕阳与海洋调配出的色彩太美了,冷暖色的交融从未如此柔和。橙黄的太阳在海面上撒下一串光影,这就是“浮光跃金”的完美再现了。

 

用手机录制了海边的声音,拍了不少照片,作为与大海近距离接触的证据。高中时偶然读到的那本法国作家随笔集就叫《海之美》,然而已经忘记同名文章的作者是谁了,倒是在那本书中初次接触到的加缪,渐渐成为了重要的人。

 

P.S. 回学校后立刻重感冒,海风的威力不容小觑啊……


评论(1)

© 樱之冰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