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之冰羽

平凡的每一天都是奇迹。Never say die!

洒水车在雨天依旧唱着歌

(标题是6月5号的想法)

 

先浸入意识里的是淅沥的雨声,睡前和室友的讨论似乎还萦绕脑海,接着就听到了洒水车的复古8-bit音乐(存疑)。

为什么雨天还会有洒水车出动啊……这样想着,“徒劳”两字又变得明晰起来。

小红这几天很烦恼,几方势力拉扯着她,在道德情感与责任义务的注视下,不知道该做出什么选择。“为什么别人毕业那么欢快,我毕业这么难……”屋漏偏逢连夜雨,在小红纠结的当儿,学院一则通知下来了:为提高本科生毕业设计(论文)质量,要求学生按照新的标准修改论文,之后系评审组对论文进行进一步审核……提交时间是3天后。通知一出,一片哗然。

而发出这则通知的起因很荒谬。起因是某院长“视察民情”,旁听了某工程系的毕设答辩,对毕设质量很不满意——毕竟此系是要申请工程认证的。教学办匆匆开会商讨,拟出了这则通知以及新的标准。所谓标准,也只是论文格式上的规范,要说论文本身的内容,它也无能为力。

小红的心情很炸裂,忍不住抨击学院的解决方案,以及失败得彻底的高等教育体制。是嘛,你说你要申请工程认证,批评这届毕设质量不行,然后给出的解决方案是,3天之内改好论文上交?若是有魄力,全年级延毕,把毕设质量提高了再走。你又没这样的决心,只是要求改一改文面上的事儿,哦,还有引用文献,大批同学为了应付要求而胡乱引用,甚至还有同学问我,是不是后面的引用文献一定要在文中有引用标注……咳。也不知道论文质量到底有没有得到提高。再说给出的规范本身吧,字号上下矛盾,段间距不一致,加上之前给过的两份规范,每一份都有新的不同之处需要我们调整。唯一高兴的大概是打印店,19个班级的论文又要重新打印一遍了,有的同学还打印了不止一遍(比如我)。

我也在胡乱批评了,上文里的“你”,有时是学术方面的领导层,有时是事务方面的领导层,犯了指代不清的毛病。两者都是有问题的。既然决心申请工程认证,在规划本科生的课程时就应当更加用心,指导毕设时,也应当明确标准(不仅是格式,更是研究内容和方法),跟进监督。绝对不是在一切快要结束时,大喝一声“这届不行”,然后强迫学生们匆匆改论文。三天时间,毕设的内容就能突然紧跟时代潮流、拥有严谨的推理逻辑、实现效果又快又好了吗?要是有这么方便的办法,之前的几个月还需要那么痛苦吗。

除此之外……申请工程认证的只是那一个系,因为它的关系,全年级都要重新修改论文(格式),每个人神经质一般纠结于字号是五号还是小五号,是左对齐还是两端对齐,标题到底是宋体还是黑体,页边距是按照原来的单双面设置还是统一左3右2……嗯,这很学术。而这份论文也只是收入档案袋而已。Nobody cares.

学生本身也有问题。缺乏学术研究的热情与严谨性。但是说到底……谁规定本科生一定要做好学术研究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国内)大多数学校并不能使学生们自由发展,很多人只能持续与不感兴趣的东西打交道,然后消磨了自己的激情,对什么都兴致缺缺,浑浑噩噩地度日。不排除其中有一些废柴……那又是另一番话了。

洒水车为什么在雨天仍旧唱着歌呢?躺在床上的我并没有足够的好奇心出去一探究竟。那我为什么要写这么一篇无聊的随笔呢?只是因为……坐在实验室等着大家交论文,又不好意思光明正大地看动画,没有心思看书,只能写点字。

 

P.S. 同学夸我仿造字迹的技术炉火纯青。今天也帮两名同学签了名。


1
评论(1)

© 樱之冰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