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之冰羽

平凡的每一天都是奇迹。Never say die!

绝非宿命

6月1日,以先前写的札记悼念Yang Wenli。



“命运还说得过去,宿命的话,就有点惹人厌了。宿命有两种意义,对人而言都是侮辱。其一,它会使人停止思考分析状况;其二,它会使人类的自由意志变为毫无价值的废物。宿命是不可抗拒的啊,尤里安,但事实上无论身处何种状况,最后还是要由当事人自己抉择的。”


“杨不愿将自己的选择,以一句‘宿命’草草搪塞。杨从不认为自己是绝对正确的,他总是觉得一定有更好的方法、更正确的途径,在军官学校身为一名学生时,甚至后来指挥千军万马时,他都抱有这种想法。信赖他的人和批评他的人很多,但却没有人能站在他的立场,替他设想。所以杨只有在自己的才能和器量的范围内思考、烦恼。如果依据‘宿命’就能解决一切,那么凡事就轻松多了。但是即使杨错了,他也希望这份错是归于自己的责任。”


在看《魔术师,一去不回》这一章之前,我甚至有不想面对现实的心理……由于多处的铺垫,“杨死于暗杀”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这场死亡来得有如凌迟,心脏悬在半空的滋味很不好受。就是读加缪所写的戏剧《误会》时的心情……已经知道结局充满苦涩,却仍旧不得不目睹人物走向那个终点。商船带来不祥的消息、遇到帝国军舰队、冲突发生、在有如迷宫的房间之间徘徊、一声难掩狂热的“杨提督”……这一切就像一场梦境,随着血液的流失而变得愈发冰冷而真实。轻声的一句“对不起”,结束了杨极不平静的一生。


尤里安冲到了他的身边,地面上流淌的血液甚至还是温暖的,可是星星已然坠落。先寇布只能开出一个不高明的玩笑,而当尤里安推开房门面对丝毫不显慌乱的菲列特利加时,我也因一句“他死了吧?”而失去对情感的克制,任由泪腺勤劳地工作起来。我所想像的杨的理想死法也如菲列特利加所言,是无比平常的景象。但显然,从艾尔·法西尔事件开始,杨的生活已经和“平凡”道别了。只是想安心做一个品读历史、旁观现实的人,却一次次被推上麻烦的位置去谱写历史,最后陨落于恐怖主义者的暗杀。


此时质问残酷的命运女神到底有何用意也无济于事,生者必须背负这份刺痛继续活下去。尤里安成为了杨的接班人,伊谢尔伦的存续必须由他们剩下的人来努力争取。如果可以甩手不干该多好啊!这种想法每一个人都有过吧,但是成熟的人会选择负起责任,无论前路多么坎坷。杨也是一样,他逃避的念头一定比伊谢尔伦其他所有成员加起来都多,但是他却不自觉地成为了每一个人依赖的对象,即便在物理上死亡也依旧施展着自己的影响。为什么“人人都爱杨提督”?这固然离不开杨本身头盖骨下的智慧结晶,但也一定与他的生活哲学紧密相关。杨表现出来的形象是十分懒散、无欲无求的,但他也有着坚守的事物,那就是民主主义。制度分派给他的任务,他便尽力去完成;不属于他的,他就不去强求。他反感“绝对、唯一”的、可以称之为“信念”的东西,喜欢富有包容性的环境。这种包容性是难能可贵的,它支持每一个个体自由地成长。与此同时,这样的环境也要求个体“自主、自立、自尊”,从而使“自由”向好的方向发展。在这样的核心观念的指导下,难怪伊谢尔伦的风气是那样独特了。“侠气与醉狂”,亚典波罗这样去形容。杨并没有特意作出要求,但追随他的人无不是被他的人格魅力吸引而自愿发展这种风气。“有做得到的事,也有做不到的事。”当一个人对自身有着深刻的认识,在面对现实中不断向自己扑来的“一时之需”时,他往往能灵活调整姿态,与不总是顺心如意的生活和谐相处。这种“和谐相处”的状态可能与老庄的“无为”类似,不是放任自流,而是顺势而为,针对具体情况进行思考、作出自己的判断与抉择——每一个人都应当这样自我进化,当然这很难。


杨的魅力到底体现于何处,带上菲列特利加滤镜的我可能会盲目地说“他的全部”。无论如何,这个男人一定会对我产生长远的影响吧。


评论
热度(29)

© 樱之冰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