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之冰羽

平凡的每一天都是奇迹。Never say die!

语言的界限是思想的界限,不过思想本身枯竭的话,语言也随之寡淡无味了。虽然这是一部值得反复回味的佳作,我却没办法写出任何内心的感受。大概是因为最近真的没有怎么读书吧。

找不到BLUE和THE REAL FOLK BLUES,就用Rain吧。

=========

Cowboy_Bebop_Record

Session 14

这算是程序员的浪漫吗,隔着多少光年和另一位高手来一场国际象棋的在线对决,哪怕这边白发苍苍行将就木,那边神经大条豆蔻年华——不对,话说回来Ed真的是女孩子吗?本应checkmate的Ed选择换个法儿继续游戏,而Hex也因为找到了好对手而欣喜不已。于是Faye和Spike在宇宙贫民窟里满腹疑惑地前进,Jet的好友因信用卡被兔崽子们盗刷而发誓找Hex报仇,可是来到Hex的房间里却发现这个满脸皱纹和老年斑的老爷子正像个孩子般地坐在桌前专心对弈,对闯入者们只说了一句:“可以安静点吗?”那一刻我们仿佛看到对着举剑的士兵大喊“别动我的圆”的阿基米德。五十年的时光太过漫长,漫长到那个力图证明“gate系统是有安全漏洞的”而被公司开除的天才程序员,已然忘记了gate,忘记了代码,忘记了年轻气盛时的宣言,只会为了一个难得一遇的好棋手而雀跃不已。Ed与Hex激战了整整一个星期,终于把原先到手的将军送给了对方,戴着黑眼圈去补眠。而她不知道,checkmate的对手,终于在满足的微笑中溘然长逝。所谓游戏人生,年轻时执着的事物都已抛至脑后,眼下只求一个得以一战的对手,棋局结束了,人生也画上了完满的休止符。这一支波西米亚狂想曲,还真是有趣。

Session 18

看似轻松的一集。Faye赌马赌狗沉迷gamble,两个男人因为迷之包裹而飞到地球,爬雪山过草地(?)潜入到旧亚细亚区Akihabara某建筑物的地下二十八层,结果愚蠢地搬回了错误的录像带机(论VHS和beta的区别),懊恼之际,寄给某女人的第二份包裹再次降落,熊孩子Spike二话不说撕了快递单(?),全然不顾队友Jet“再也不收这女人的快递了”的抱怨。在Ein汪汪的叫声和Ed错误的解说下,Faye女士回到了船内,意外地收到两位男士嫌弃的眼神。接着准备好汽水爆米花搬着小板凳准备围观这跨越了多少光年距离的珍贵录像带。来自遥远时空的回忆。年轻的少男少女们欢聚在一起,要给十年后的自己留言。画面中那个紫色头发,碧绿眼眸的年轻姑娘,对着镜头笑的羞涩,却又自信大方。“给十年后的自己。我会一直为你加油的喔!加油——我——自——己——不要认输喔——我——自——己”看着那个笨拙又滑稽可爱的姑娘,观者不禁笑了起来,可是为什么笑着笑着就哭了呢。Faye一直执着于探求自己的过去,然而当真正看到时,大粒的泪珠溢出眼眶,这真的是自己吗。那个十几岁的活泼的女孩儿,恐怕已经死去了吧。

SESSION 24 HARD LUCK WOMAN

充满意外的一集……不,应该说每一集都有出乎预料的情节展开,但在这一话里,接连的离别就像陨落的流星一样密集迅速。Faye说过,对于女人来说,誓言就是用来打破的东西。修女用温柔的目光注视着孩子们,人类还是应当重视羁绊呀。看起来放浪不羁的赌场皇后Faye,离开了陪伴了她那么久的两个男人和那艘自己曾私自闯入并使用的飞船,踏着往昔回忆中的坡道,久久凝视着曾经的学校和家园,在废墟中独自踱步,又兀自在地上画出一个框,以天为盖,以地为床,安心地躺下了。无论漂泊了多久,无论是否已经忘却了家的存在,人还是眷恋着名为“归宿”的地方。这种执念是从何而起呢,为何即便在宇宙间流浪了那么久那么久,走了那么多光年的路程,遇到那么多值得珍惜的人,最终还是义无反顾地回到了那个原点呢。Faye离开前笑的很柔和,“你也去寻觅自己的归宿吧,那真的是最好最棒的地方了”。于是在夕阳昏暗光线的笼罩下,Ed大喇喇地顶着全部行李踏步向前,脚步欢快,如同当初她来到这艘飞船那样。Ein也跟随着Ed的脚步,吐着舌头表达了对Ed的忠心。当Jet从厨房里探出脑袋喊着可以开饭了的时候,只看到了空荡荡的客厅。另一个老搭档只身伫立于窗前,默默抽着烟,地上是独属于Ed的奇特笔迹和夸张的笑脸。

嗯,现在,又变成最初的配置了,两个流浪的牛仔。对于Spike来说,最讨厌的东西就是女人,小孩,和动物。当初满脸嫌恶地看着飞船里的这坨生物,如今送走了她们,为何脸上却没有丝毫的轻松呢。

羁绊就是如此讨厌的东西,最初嫌麻烦,随着相处时日的增长,这种联系也变得坚固起来,以为能一直这样持续下去。可是宇宙中有那么多星星,它们的擦肩而过也只有那么有限的一瞬间,接着又继续行进在自己的轨道上。当一切回到原来的样子的时候,有多少东西发生了改变呢?

有始就有终啊。这样的轮回往复,大概是永远不嫌腻的。因为与任何人共度的时光都是如此地特别,人生中那么多闪光的瞬间,有那么多有趣的事情,还有那样一个必定存在的终点。一生不长也不短,那么,继续下去吧。

SESSION 26

隔了很久才终于找到一个空闲的晚上,把最后的两集看完。

相遇和离别都是一瞬间发生的事情,在两者之间的那段长长的旅途啊,说不定也只是一个梦的长度。

漂泊的人们,谁心头没有装着点沉重的东西。相遇在某个星球的酒吧里的时候,也只是笑着干个杯,就好像真的无忧无虑无依无靠无欲无求。可是哪里有那么自由的人呢。放下酒杯,液体表面晃动着眼睛的倒影,仿佛可以从中窥见自己的过去。

说着“过去没什么好留恋的人”,说不定才是对“过去”最为在意的。Faye恢复了记忆,却流着泪说什么好事都没有。知道了自己的“根源”也还是一样无处可去,到头来还是回到了这里。Jet似乎是真的摆脱了“过去”的束缚,将一份微妙却直率的感情爽快地丢进大海,将最后一刻才搞清楚的友情珍藏在心底。

Spike的过往总是被雨声遮盖,弥漫着一层阴郁的薄雾。名为Vicious的毒蛇,被叫做Julia的漂亮而麻烦的普通女人,碎裂的玻璃,零落的玫瑰花瓣,还有不真切的温柔嗓音。Spike称自己已经死过一次了,不知道他会不会像故事中的虎皮花猫一样死一百万次。看来是不行了,因为在第二次的人生里他就失去了自己的“白猫”、自己欠缺的另一半。

做不到啊——彻底抛开过去什么的。做不到啊——逃离到只有两个人的世界什么的。只要活着就会与周围产生联系,人也好事也好,我们永远无法潇洒地独自笑看云卷云舒,我们总是有几个执着的对象,总是有那么多想要做到却无能为力的事情。

Spike脱离了组织,然而他最心爱的女人依然被禁锢在那里。哪怕身为赏金猎人的他表面上看起来是多么自在,内心也总是有一块地方隐隐作痛。

于是一旦有了契机,身体就不由自主地想要去追寻,即使明知前路渺茫,也愿意和心爱的人一起前行。一只眼睛看着过去,一只眼睛看着现在。对于未来的选择,Spike大概是不曾迷茫过吧。

当了很久的赏金猎人,好像是什么都没有变化,Jet的厨艺依旧不那么好,Spike还是边抱怨着边吃完了整碗青椒炒肉丝。但是改变就在积蓄了那么久之后突兀地发生了,还没有品尝到重逢的欣喜,就不得不装配好枪指弹药,转身对付穷追不舍的人们。仿佛又回到了见惯鲜血和子弹的日子,但是如果再次经历这些苦痛就能前往无人打扰的地方,也未尝不可。

相遇和离别都是一瞬间发生的事情。白鸽扑棱着翅膀飞向灰蒙蒙的天空,在狼雨里那是奇迹般的重逢,在这里却是足以让人心碎的生离死别。

这是……梦吧。

是的。

Life is just a dream,you know,that’s neverending.

I’m ascending.

我的挚友啊,请原谅我不能理会你真诚的挽留。因为我有必须要做的事情,即使我不能再为死去的女人做任何事。

一生好像太长了啊。

当Spike最后一次耍帅,”bang”了一声,倒在台阶上,他在想些什么呢。反正,他是在笑的。

每个人出生时,都会有一颗星星成为它的守护星。当那个人的生命消逝,星星也会陨落。沙从指间落下,那个不知道已经度过了多少年岁的占卜老人如是说道。那个人的星星,即将消亡。

不要害怕死亡。当我们畏惧他的时候,死神就会以光速向你驶来。如果我们与之安然相处,死亡就会温柔地陪伴在身旁,直到坟墓。

夕阳的余晖消散的时候,另一头的朝阳刚刚升起。镜头不断上升、上升,我们看到了从未见过的湛蓝天空,再往上、往上,那是无边无际的星空,是上演着无数精彩故事的宇宙。

嗯,自由了。

 

 

 


沉重的心情,却像是一缕风归于平静。不管经历多少离别,不管是有所预料还是猝不及防,我们都免不了感到难受吧。但是,我们终将承受这一切,然后继续前行。

YOU’RE GONNA CARRY THAT WEIGHT.


评论(4)
热度(1)

© 樱之冰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