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之冰羽

平凡的每一天都是奇迹。Never say die!

失眠,失了九年

昨晚久违地(长时间)失眠了。

总体来说我自认为睡眠情况不错,除了“丰富”的梦境以外没什么可抱怨的。失眠不太会来打扰我,除非干了晚上喝浓咖啡之类的蠢事。回想起过去有一段时间,失眠曾是我的梦魇——大概是初一到初二的大半年。

失眠必定发生在假期的最后一天晚上,一般是周日晚。当天没什么不得不做的作业,而第二天又要重回学校,在这种短暂的“无事可干”的过渡期,过去的我会陷入一种感伤甚至恐慌。初中时期是坚持九点半睡觉的,也许这个时间点太早了些,但是如果失眠的话就会折磨被单到凌晨两三点。早期发现这个症状之后有些无措,就会抱着被单敲开爸妈的房门,可怜兮兮地说自己睡不着。然后老妈会用带着担心的语气问:“怎么会睡不着呢?”尔后用安抚小孩子的方式有节奏地轻拍我的身体(我也确实是小孩子),当然,大概过了一二十分钟她会先睡着,留我一人默默地继续呼唤周公。次数多了以后,就选择待在自己的床上思考人生了,因为再去打扰爸妈的话,只会换来更多的“啧,怎么搞的?”这样略显困扰的短句。

去年年底,在The School Of Life频道里看到一期Sunday Evening Feeling,领悟到初一的自己可能是在思考上学的意义和活着的价值吧,然而事实上我并没有得到任何结论,写起作文来也依旧干瘪贫瘠、没什么思想内涵。

失眠症毫无缘由地开始,也莫名其妙地结束,我记得在某个假期看完《痛觉残留》的那天晚上我也失眠了,之后就似乎摆脱了这个麻烦……是托空境的福吗?我也不能理解。

寒假时提到初一的失眠,母亲用了然的口吻说,肯定是初中学业压力不够大,所以想东想西的,高中不就没失眠了吗。

一瞬间有些生气,不过还是搬出了Alain的那个说法,结果母亲依然一口咬定“就是想太多”,顺便损了一下产后抑郁的人,我吃着饭就流下了眼泪,这什么泪点……不过母亲似乎没发现,只是以“成熟大人”的姿态表示不要谈论这个话题了,容易不愉快。过了一会儿我们又轻松地讨论起了晚饭吃什么,不过我已经为不慎重的发言和不合实际的期待付出了代价——从此A.T. Field又增强了不少。明明母亲自身也有确诊了的轻微抑郁症、大专时期也学过一些心理学,但还是否认思考某些问题的价值。

回到失眠的话题。其实昨晚的失眠和初一的情况类似,也是在短期内没有不得不做的事情,请假在外,处理完了事情,没有带电脑,不需要为具体的问题烦恼(也做不了什么),于是平时被具体问题掩盖的困惑就争先恐后地冒了出来,质问自己是不是搞清楚了自己要走的这条路,这之后怎么规划,对于未来形势有什么程度的了解……这只是我现在胡乱提出的几个问题,在失眠的时候,内心只有淡淡的烦闷,不会考虑实质内容的。

每换一个躺着的姿势,就会随着被子的落下而感到一种“我很快就会睡着了”的安心。但是意识执着地黏着在表面拖拽着自己,不轻易下沉。睁开眼睛不会觉得干涩,慢慢开始享受被黑夜包裹的氛围,名为夜晚的沙子覆盖在身上,感受活动的意识所传递的能量……和初一时的心态显然不同,可能这就是所谓大人的优裕?就算失眠也不会慌的。

不过还是慌过的。比如高考前夜,暴走的意识混乱地鞭笞着自己,直到听到窗外小鸟清脆的鸣叫。

今早脚步有些虚浮,昨晚是三四点左右睡着的吧,虽然六点半又在一场噩梦后醒了,梦里的反派是个恶毒的女人,具体做了什么就忘了。

当年的自己是在这样的状态下高考的吗,真是辛苦了。

大一的时候,在高考前夜(十点左右)联系了一位复读的高中隔壁班同学,说如果睡不着可以聊一聊。实际上并不熟,几乎没交谈过几次,但还是凭着泛滥的同理心贸然打扰了,结果对方秒回“你怎么知道我睡不着的!”于是激情交流一小时。对方直率地说我虽然高考失利但在大学也很优秀,甚至把《肖申克的救赎》里的那句经典台词拿出来夸我,那时候我才意识到“啊,我确实是高考失利了啊; 我在大学还算努力啊”。后来她去了北京的大学,我又被感谢了好几次。我第一次由衷感谢自己的同理心。

经常被夸“认真”,甚至有同级同学、学弟学妹表示视我为榜样,让我汗颜。我只是一个没有主见、经常逃避的胆小鬼,有的时候就以繁杂的具体事务掩盖战略方面的怠惰。这也不是我独有的毛病吧,人们很容易被细节迷惑而忘记全局,需要自觉地从整体进行审视,否则会不自觉地陷入对局部最优的执着。(做毕设也是,其实整体框架也有构思,但是在完成几个小块之后发现原先的设想不适用了,必须另寻方法……感觉自己像是拿着粗制滥造的木质雕刻刀伏在冰面上做着冰雕。稍有不慎就连着冰雕一起沉入湖底。)

对本质问题的长期忽视让我骗过了自己,所以在某个夜晚那些沉在意识深处的问题会不受控制地涌出,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唔……要说毛病的话还有不擅长随机应变。在现场实时回答提出的问题就像低级吸血鬼暴露在阳光下一样痛苦。

我要努力修炼,既为了回报他人善意的期待,也为了残酷现实中自己的直接利益。

这是一个人的旅途。嗯,努力。

1 / 随想
评论
热度(1)

© 樱之冰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