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之冰羽

平凡的每一天都是奇迹。Never say die!

纺梦

「夢から醒めて人は何を探すの?」


知晓自己在做梦的人,会因为梦境太过温柔而不愿醒来吗?

当现实劈裂梦境,猝然清醒的人,会如何迈出步伐呢?

生命会逝去,梦也会醒来,存在着“开始”就存在着“结束”,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但是人类这种拘泥于过去积累的情感的生物,就是无法习惯于“离别”啊。

其实我也没有见证过Kalafina的“开始”,反倒是因为空境企划顺利结束后继续音乐活动而诞生的「輝く空の静寂には」这首歌而喜欢上这个组合的。后来被杂志附赠的剧场版忘却录音开头静谧的星轨吸引,然后自然而然地,看完《空之境界》这部堪称人生前进轨迹中一个地标的作品后,便折服于Kalafina创造的这无比广阔的空间了。

最初的Kalafina只有两人,后来加入了“具有铜管般穿透力”声音的Hikaru,在Maya短暂的参与之后,保持在“三”这个看起来十分稳定的数字。

不长久吗?到如今已经是第十年。因为《空之境界》而诞生的音乐组合,在这部作品收尾后也依旧继续着自己的音乐生涯,持续地带来动人的旋律。

即便被诟病曲风太过局限,或是唱腔改变后不复从前、现场发挥不够稳定,但她们交叠的声线纺织出的音乐,依旧毫无疑问拥有令人屏住呼吸的力量。

高中某次外出学习,把自己十分喜爱的seventh heaven、fairytale和君が光に変えて行く分享给好友,她听了以后说,你一定很想去她们的现场吧!真的是很美的歌声。我很笃定地点头,说这是有生之年系列的其一。

然后很可能,这个愿望永远无法实现了。

前阵子梶浦由记宣布退出spacecraft事务所,原因似乎是事务所上层与其恩师在发展方向上有分歧,最终其恩师不得不离开了事务所,可能是为了声援他,梶浦也决定退出。事情公布后,K团的粉丝们也坐不住了,小道消息称K团3月以后的行程保持空白状态,未来不明。今天早晨终于放出了新闻,称Kalafina三人产生分裂,有成员对失去了梶浦扶持的Kalafina是否还能继续音乐活动抱有怀疑,决定退社。剩余的成员可能会尝试与其他艺人合作。至此,很多人分析三人会分别离开spacecraft,追随梶浦的脚步另起炉灶。而在今晚,kalafina的官方fanclub给会员发送邮件,确认了Kalafina将会有一名成员退社,日后活动将以两名成员的形式展开。

至于到底是谁退社,暂且无从得知。

由两人成长至三人,度过长久的岁月后,又变成了最初的“两人”。

早上看到新闻配图旁边的小字「分裂が明らかになったKalafina」,心里很难受。她们一直共同感受着音乐的美好之处,用不同风格的声线纺织出和谐的曲调,她们比谁都清楚“三人组合”意味着什么。“分裂”,这个词显得尖锐无情,似乎顷刻间粉碎了十年来积累下来的情谊。虽然我明白,对未来发展方向持不同意见的她们,确实是产生了分歧,“分裂”一词并没有用错,可还是觉得不是滋味。

无论是作出退社决定的某人,还是决意留下的某人,都一定与自己进行了一番较量,与“不确定性”打了一个赌。作为观者的我们,只能默默地守望。

艺人的工作是歌唱,为了大体相似的理由,有着“果然还是喜欢唱歌”这样简单纯粹的想法,或是类似于“音乐连接不同国度的人们”“音乐表达出语言无法阐明的东西”这样宏大的愿望,也有着“养活自己”的基本需求。有人小心地摸索属于自己的风格,有人自信地尝试丰富的表现形式,有人在事业的顶峰选择隐退,有人消耗着自己残存的一点创造力苟延残喘……纵观这些年来自己关注的歌手们,说不唏嘘是假的。

由依是自己“追星”的起点,前几年作为偶像系歌手活跃令自己有些失望,但依旧坚定地支持着她,不仅是出于对过去治愈系歌曲的怀念,也是出于对她的成长的期待。尝试POP曲风也好,live里加入舞蹈也好,我都怀着欣喜的心情说好。去年她遭遇了一度失声的打击,还是让人很心疼。毫无犹豫地预定了即将发售的新专。

与由依一同开始关注的是小狼的声优,入野自由,歌声很符合阳光少年的设定,留学之后在舞台剧中表现活跃。

从again开始认识YUI,然后结婚后逐渐淡出视野,似乎又组了FLOWER FLOWER的乐队,最近产子之后又离婚,然后这个月乐队又要发售新专辑了。春夏秋冬的曲子挺不错。

在乐队终止活动时才开始认识的Galilei Galileo,下载了全部专辑后偶尔听几首,有些迷幻却仿佛夏日的汽水一样清凉,主唱的声音很舒服,前不久才发现主唱和乐队都以新的名字开始了新的音乐活动。

因为《花宴》才开始关注的KOKIA,虽然至今没有补完所有的歌曲,却有幸在去年年初前往上海感受了她的音乐会,是非常难忘的一晚,被音浪包裹的体验令人着迷。她脱离了事务所的桎梏,自由地创造自己的音乐,令人羡慕。而在听color of life的live专辑时,我尚且不知道她遭遇的痛苦,在即将迈入婚姻殿堂的时候失去爱人的伤痛该有多深,where to go my love又是以怎样的心情完成的。

至于Maaya,更不必说,可能自己的性格和人生观都因为她而产生了些许改变,她前进的背影一直鼓励我去追随。还有不到两周的时间,我就会实现多年的心愿,去现场感受她的音乐。当年自己并不知道她在脱离菅野后的艰难探索,也不清楚她参演《悲惨世界》音乐剧的种种痛楚,而今了解之后愈发佩服她。

……

然后是Kalafina。

接下来的旅途,必定道阻且长。

名为梦的绸缎,还会一直纺织下去吧,我只需要等待,并心怀希望——同时以自己的方式努力,不辜负这些音乐带给自己的感动。


4
评论(4)

© 樱之冰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