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之冰羽

平凡的每一天都是奇迹。Never say die!

准备口语话题。最后一个,是"a subject of science that you learned in secondary/high school"。于是开始回想这些年的“科学”课程,和教课的老师。

科学,这个词范围很广。小学时还真的有名为“自然科学”的课程,虽然期末考试是提前公布答案让大家背好了再考的。

初中就逐渐开始学习物理、化学、生物、地理了。那时候的课程内容相当简单,连我这种脑子转不过来的都能拿满分,老师也都挺喜欢我的。生物老师尤其有趣,经常分享她的见闻,去上海八佰伴购物啦,眼镜片太久没擦以为自己眼睛出现了问题啦,等等(好像挺蠢的嗯)。讲解知识点时也能遵循着规律去教授,考试内容也就变得很容易记忆了。虽然她经常说明安利的好处,但我还是很喜欢听她吹牛。至今还能记得她语气夸张地说:牙膏不要买含有什么什么草药成分的,能刷出泡沫就可以了,你以为那些成分真的能到你牙齿里去?……似乎很有道理,所以我买牙膏喜欢买便宜又好闻的,刷牙嘛,开心就好。她也组织过一些实验,有一个是用显微镜观察口腔细胞,提前嘱咐大家早上刷牙刷干净点,不然观察到的东西会比较尴尬。最终我看到了什么来着,倒是记不太清了。

化学老师年纪轻轻但是秃顶,嗓音沙哑,整天乐呵呵的,这个组合显得非常老干部风范,不过我对化学不怎么感兴趣,对不住啦。然而高中化学学的相当不错,高考也拿到了A+级。与此对应,高中物理乃是我穷尽力气也没能学好的科目(高考A),大学里也是(总分勉强上了80),即便学习初中物理的时候得心应手。虽说物理是阐述万物之理的学科,然而任凭我怎么理解,那些电路磁场小滑块都显得无比复杂,硬着头皮学的物理竞赛也只是浪费时间,现在想来当初真不应该费力气去搞什么学科竞赛。流淌着文科的血液(母亲:英语,父亲:勉强算是地理),就不要去挑战理科竞赛了啊。说到底还是目标不明确,让我学什么就学什么了。

扯远了。回到“科学”课程的话题,高中时期,我对生物和地理的兴趣远高于物理和化学。生物老师,海哥,为人风趣,讲考点时极有条理,抖起段子来也颇为了得,因而赢得大批粉丝。据说当时文科实验班的妹子都是他的粉丝。我也不能免俗,总是怀着崇敬的目光(在跑操排队时)远远看着他,当然那是在生物考试结束之后的事儿了。高中前两年还有生物课的时候,中途有一学期换了老师,是一个新老师,水平欠佳,免疫系统讲得一团糟,于是全班同学都强烈要求换回原来的老师。足以见得海哥过硬的素质。海哥有一个习惯,在讲解卷子时会靠着第三组第二排的桌子上,甚至是坐在桌上。于是每次轮换到第三组时,我都会把桌子左上角的书堆放到右边,悄悄地腾出空位给海哥坐。这算是我二十二年中做过的最有少女心的事情了吧……但其实海哥长得不帅,三十多岁,体格比较敦实,称得上“萌”,说话带着鼻音,总是说不清“DNA链”。而且,他的严厉程度是难以想象的。他带的物化实验班下课都没人说话的……在小高考总复习阶段,有一次他突击让我们写了一张卷子,全是填空题,内容是书本上的原话,可以说是非常艰涩,和直接做题是完全不一样的感受。下次课开始的时候,他风风火火走进教室,浑身带着低气压,然后开始报名字,说报到名字的同学起立。大家都战战兢兢,预感到一场暴风雨的来临。应该是错误太多的人吧。然后点到我了。心脏一下子抽紧,站了起来。一共点了十几个人,点完了,他说,这是上次试卷错误少于30个的同学,值得表扬。

……

我吓死了,生怕留下了坏印象。(然而就算是真的错的很多又如何呢)

关于海哥还有很多可以说的。比如生物竞赛,这是我高中期间唯一拿过二等奖的竞赛,其实按理来说物化班的同学是不能去参加生物竞赛决赛的,但是海哥说既然你们通过初赛了那就去吧。然后坐大巴去了南京参加考试,考完了上车的时候海哥拍了拍大家的肩膀,那一刻觉得特别幸福。还有已经考完小高考的时候,晚自习下课,我踌躇了很久还是等海哥从隔壁班值班结束出来的时候冲上去递上了自己准备的水果,说是家里水果太多吃不掉所以麻烦海哥帮忙解决一下。虽然是事实,不过也是源于以前海哥课上的一句玩笑,“你们如果有快要坏掉的水果可以交给我解决”。

回想起来挺傻的,嗯……

小高考结束的那天,回家之后感到迷之惆怅。再也不能听海哥上课了啊……于是还画了幅画作为心情的纪念。

大概这也能称作“青春”吧……就像同桌很喜欢高一的物理老师一样,坚称自己是“欣赏”,那好吧,我也是“欣赏”海哥。

曾经和某在日生物领域博士交流(大家都是某过气艺人的粉丝),谈及自己对生物还挺感兴趣的,对方情绪激动:你千万别来这个坑。很惨的。

结果大学录取的专业和志愿完全不相关,命运让我来到信息院,进入了另一个让我感到水深火热的地方。

计算机科学,是完全由人类创造出来的科学。常常感叹算法的精妙,但相应地也不是我能轻松应对的。

偏偏计算机科学的时代就这么来了,AI的时代,大数据的时代,到处都在聊深度学习,数据可视化。可是我却觉得和我没什么关系,我想要逃离。

我敬畏科学,同时感到自己的局限——我是否适合开拓、创新的角色呢。

继续探索吧。

先把这个口语话题搞定√


5
评论(5)

© 樱之冰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