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之冰羽

平凡的每一天都是奇迹。Never say die!

昨日的计划因他人的拖延而被全盘打乱,心情有些烦躁,但是转念一想,任务没完成就没完成吧,不必拘泥于每天的routine,顺其自然,毕竟日子里也尽是些偶然事件。
今早去接同学出院。
她也是被骰子选中的人吧。上周四我们还一起在实验室吃饭,她抱怨着腰部的不适,说等考研结束后要去医院看看。第二天没来实验室,在寝室休息,我晚上买了点菠萝蜜送给她表示问候,她说没事休息几天就好。再过了一天,连去医院都困难,到了之后没想到会住院。
她也是有着细腻感知的人,对人对事有着独到的见解,平时常一起讨论社会事件。
从医院回来的路上,她说:“我到了医院坐在椅子上,想站起来,但是,就动不了了。我想这到底怎么回事?我怎么就动不了了呢?前几天还只是有点难受的状态。”还有诊断结束躺在床上的时候,送她来医院的同学先离开了,医生工作繁忙也无暇顾及她。她一个人瞪着病房的天花板,心想怎么没人来给她盖床被子。她动不了了啊。
急性腰椎间盘突出。虽然申请出院了,但还绑着固定腰部的器械,不能弯腰。
“我这几天觉得自己快死了,正是考研的关键时刻。我却在医院躺了三天。 ”
被肉体的局限性禁锢,也被纷繁的琐事打扰。
无论是免体测的手续,还是申请学平险,都是四处打听才得到一个可能行得通的办法,辅导员和保险办的人互相推脱,官网上绕来绕去也找不到一张表格。
宿舍楼在7楼,每天吃外卖不是个办法,实验室可以坐电梯,但中午不能趴着睡觉。
“那就不睡觉了吧。哎没办法。”
她又说,命运真是啊。
你看那个一床的老人,60岁,尿毒症,家人准备给她截肢。2号床是个很有钱的妇人,说什么前阵子给儿子在北京买了套房。3号床厉害了,老太太快80了,她丈夫80多了,两个人一起来岳麓山旅游,被缆车撞到了才住院的。可精神了。4号床也是生活不能自理,隔壁学校的老教授。
“人和人差距太大了。”
这就是病院,一间小房子交织着好几个人的故事。
至于她自己?
“好烦。我觉得自己对未来的规划动摇了。学计算机肯定是要每天坐电脑前的。”
“迷茫啊。”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生活确实没道理。
希望她好运,我也是,大家也是。

1 4 / 音乐
评论(4)
热度(1)

© 樱之冰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