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之冰羽

平凡的每一天都是奇迹。Never say die!

铁轨上疾驰的列车,窗玻璃上宛若流星划过般的雨滴,模糊了远处灰绿色的山景。耳机里想起maaya温柔的声音,是ロードムービー。此刻的我可能也处于这样一部公路电影中吧。道路指向何处?颤动着的水珠似乎与多年前的水迹重叠,恍惚间不知身处何处,今夕何年。
maaya觅得了可以相伴一生的人。她坐在驾驶位上,无言地问着身边的人。有着各自的经历,也许有着各自不同的目标,但他们的未来从此绑定在一起,相约共同去找寻道路的终点。
一见钟情是什么感受?多年前写过这样一篇生日贺文。如果问现在的自己,我也依然会回想起初二的那一天吧。杂志附赠的CD播放到最后一首,摊开的歌词本还没有翻到最后一页,突然响起的旋律和温柔的女声,让写着作业的我呼吸一滞。
赶忙翻到最后一页,淡蓝色的写真上印刷着“everywhere 坂本真绫”的字样。
“缘”从很久之前就开始缔结,但这一瞬是真正的“一闻钟情”。
没想到我的一生中也会有如此戏剧性的时刻啊。(可能因此相应地也无法对男生产生类似的情感了吧,哈哈)
前几天因为搭建网站时遇到的困难而产生了前所未有的颓败感。一整天兜转于各个教程、博客、说明文档、插件下载的页面里,结果依然没有实现想要的效果。以前也不是没遇到过,但那一天就特别难过。想哭。自我否定。
晚上先在床上躺了一个小时,才下床干活。订阅的网易云电台节目有了更新,找到了from everywhere的一条,跟着主播温和的声音回顾maaya随笔的内容。并不能完全听懂,单从零碎的只言片语里就能感受到抚慰。不禁从书柜里找出这本《from everywhere》的随笔集,翻到正在播放的“7日目”。
maaya饰演舞台剧《悲惨世界》的艾潘妮一角时遇到了很多困难,这也算是她目前的职业生涯里少有的挫折之一。矛盾的心情无时无刻不折磨着她,痛苦漫无止境,自身能力的不足让她无数次涌起“放弃吧”的想法……前几周的某个活动里,她还坦言,当时痛苦到每天想要呕吐……
而在随笔集里,她也诚实地面对了这种心情,走出了当年的困境。
至于《from everywhere》,是她独自一人的、为期一个多月的欧洲之旅的随笔记录,《everywhere》一曲,则是在这趟旅途的最后,不知从何处流淌而出的音乐。
我还记得随笔集的最后,好像写着:谢谢你。只有你没有问我开始这趟旅行的理由。
能互相理解,支持,信任,多么美好的联系。
“我支持你”有很多种,这一种最能触动心灵吧。细小的温柔无需言语,便能传达到那个人的心中。
迄今为止,maaya也有过许多次自我认知产生动摇的时刻吧。现在也依旧站在舞台上唱着歌真是太好了。希望我也能成长为这样一位独立且强大,知性又感性的女性。
现在也时不时被“是不是选择错了呢”的疑问困扰着,与此同时也在不断梳理着自己的内心。偶尔接收到身边长辈、友人们的祝福,非常幸福。读王小波的杂文集时,他评价一个青年,说,这样的青年,日后一定大有所为。只是这样简单的语句,就仿佛有咒语一般的魔力,让人想要相信。大二时与教数据结构这门课的老师通过邮件交流,在学期末的最后一封邮件里,因为我吐露了自己在专业课程和个人兴趣之间的矛盾,他说,谢谢你与我分享自己的故事,能说出这些经历的人,在我看来,将来一定会有所成的。至于想听我的故事,请我吃饭就可以,哈哈。
后来也没有吃饭,在院楼碰到也不会打招呼(因为老师其实不认识我),但是他曾经写给我的“平常心 好奇心 成就感”真的帮了我很多,邮件里的祝福,也让我觉得,面对这样的话语,自己也不得不努力,哪怕只是为了报答这些小小的恩情。
在回家的高铁上写出了这些想法,因为车上最适合做这种事啦,哈哈。昨天搬家(寝室)搞得人精疲力竭,连行李箱都举不到架子上了。但是收拾好寝室这件事情,让人有了一种“这是新的开始”的错觉。那么趁势而为,好好干吧!

/ 随想
评论

© 樱之冰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