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之冰羽

平凡的每一天都是奇迹。Never say die!

周末去了武汉,姬友(高中的同桌)带着我跑了好多地方,意外的是丝毫不觉得腿酸( ͡° ͜ʖ ͡°)✧
约定中午在江汉路站见面,然后直接去吃日料,两人各喝了一两多杨梅酒,讲真我还没试过这么多(x
顺路逛了下一些红色的纪念馆,纯粹是被建筑物外观吸引了,然后给蚊子喂了个爽。
坐渡轮跨过了长江,阴天,景致一般,对岸墙上的大幅喷绘涂鸦倒是挺有趣的。
坐公交来到黄鹤楼,底下的黄鹤雕塑周围有水雾营造氛围,还是很成功的。黄鹤楼好高啊——上了二楼,意识到,原来是有《黄鹤楼记》存在的,但自然是没有“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出名。顶楼的画极其惊艳,有国画水墨的元素,却更加简约明朗,放在现代装修风格的房屋里也十分合适呢。从楼上俯瞰四周景色,近处游人如织,远处屋顶相连,还有延伸出去的大桥和桥上奔流的车辆,武汉的风景就在这一圈了。
本打算品尝一下著名的当地小吃,谁知道去了现场才发现,那家店只在早晨营业……很好奇传说中的烧麦到底有多好吃!非常在意。之后去尝了热干面,豆皮,蛋酒等小吃,竟也吃撑了。
接着闲逛到昙华林,一路文创店铺,略有些视觉疲劳,除了专门撸猫的咖啡厅,其他店铺的特色并不能感受得到,完全没有购买欲望啊。经营这些店铺的人们,还是三年前同样的人吗?还是已经换了三批呢?最差的体验在于街道尽头,弥漫着各种垃圾的气味,那里是一个菜市场……
骑着自行车艰难地通过窄窄的巷子,之后的目的地是江边。已是夜晚七点多,天空还没有暗下来,不过对岸的建筑物们已经亮了灯,米白的雾霭中是浅黄色的灯带,意外的和谐。江水抚上岸边的石阶,溅起白色的浪花,珍珠似的滚回水里,一次一次,有时冲上好几层,把游人惊了一跳。尝试用快门捕捉浪花飞起的瞬间,无奈手机的快门速度与光圈大小很难协调,折腾了很久,放弃。回到阶上,姬友得意地向我展示她拍的照片,远处的我小小的一只,站立在她的手心上,她对着镜头,笑的灿烂。与此同时也有很多废片,要么手出了镜头啦,要么我的头取不到啦,最终拍出这样一张片子,实属不易,以及,这一连串的照片也见证了天色见晚的过程——天空终于完全黑了。
灯光比之前更加强烈,并且有组织地变换着色彩与花纹,大桥的灯光也在变化。不是多么美的景致,只是漫步在江边,看着人们交谈,歌唱,欢笑,路灯下人影憧憧,这种闲适的放空状态还真是久违了。三年前在西湖边散步吹风,两年前在湘江边啃小龙虾。其实江水没什么好看的,因为有人在才显得有生气。
坐地铁回到广埠屯,进了房间直接躺倒,之后着手解决手中提的周黑鸭和薯条就酱……最后两个人还是没能吃完,留了半盒鸭锁骨到第二天。
好在第二天基本上都待在博物馆,冷气充足,鸭锁骨也没坏,在晚餐时解决了,没有浪费粮食。
上午逛了一圈武大,老建筑物风格与本校类似,青琉璃瓦,白砖,好看,尤其樱顶,虽说住在里边的博士生们不能享受空调。其他的,私下里以为教学楼还是比不上湖大,太中规中矩了,像中学。对了,校区内还有校友捐赠的艺术博物馆,顺便接受了一下艺术的熏陶。有座体育馆,挺有意思,造型像棺材,据说是有人希望死后安葬在武大,不同意,其后人捐赠了这栋建筑物,造型设计成了这样的形态……咳,不知真假。
午餐,食堂的牛肉干锅分量超足,也很美味,只要30元,太划算了。之后去看了东湖边上的栈道,怕死的我(们)没敢走上只容一人的细长栈道,只在宽阔的主栈道上停留了一会儿便匆匆离开。真佩服那些在栈道上尽情凹造型的人们,如此洒脱。
博物馆的冷气当然是很足,有了以前在上海博物馆的教训,我掏出了提前准备的褂子,给了只穿了无袖露肩长裙的姬友,开始愉快地围观各式神奇的展品。(此时听的BGM比较欢乐,所以笔调也放飞了)历史书第一课有什么?是不是曾侯乙编钟?今天终于得以窥见真容!编钟的音律齐全,从do开始,横跨五个多八度,一钟双音,令人不得不佩服古人的智慧。曾侯乙墓中的这座编钟比一人高,难以想象一个人要怎么进行演奏。三点的时候,去听了编钟演奏会,辅以琴瑟笙箫,果然编钟得两三个人敲,最底下的大钟甚至需要用一人高的柱子来敲击。埙的音色低沉哀戚,直击灵魂;磬的音色则更加清脆。领受了极佳的古乐演奏,可惜有孩子的哭闹声。
此外印象最深的就是质朴的陶制动物,山羊,小狗之类,模样煞是可爱。
原来还准备去逛一下隔壁的美术馆,然而已经超过了四点的入馆时间,于是就直接前往车站,途中解决了晚饭,以及说是周五大雨却一直憋着的积雨云终于在傍晚释放天性,下了挺大的阵雨。
在地铁站告别,笑着挥手再见,大家各自都要投入学习了。
哟西,晚安。

评论
热度(1)

© 樱之冰羽 | Powered by LOFTER